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尘肺门事件

还建筑工人一份劳动合同,给劳动者一份尊严

 
 
 

日志

 
 
关于我

大学生尘肺病调查小组由来自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师生组成,长期关注建筑工人的生存和权益状况,尤其关注建筑行业的尘肺病工人,深入工地开展了大量的调研和服务活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微薄的力量,呼唤政府、企业和全社会去关注建筑工人,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的用工关系,用实际行动善待那些为城市的建设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建筑工人。

网易考拉推荐

部分尘肺病工人深圳维权仍无果  

2010-03-24 21:3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03月24日 13:48  本文来源于财新网
 
6名没有工伤保险的工人以及29名未能进行职业病诊断的工人,仍未看到赔偿曙光,他们表示希望有尊严地活着

  【财新网】(记者 兰方 24日发自北京)正式维权已半年之久,但深圳市政府仍然没有给予来自张家界的全部尘肺病工人一个完满的解决方案。

  2010年3月23日,罹患尘肺的工人向杰和他二十多位工友再一次来到深圳市市政府,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正在处理中”。

  “我们本来决定在广场上绝食,”已被确诊为尘肺三期的向杰告诉财新记者。但最后,他们还是坐车回到了龙岗那间不通水、不通电的出租屋。

  “这么极端的事情,我们做不出来。我们只想像温总理说的那样,有尊严的活着,”他补充说。

  2009年9月,来自湖南张家界的119名疑似罹患尘肺病的风钻工人,先后走上维权道路。

  他们曾从事的工作——风钻爆破,是深圳建筑行业必不可少的工序,在作业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粉尘。绝大多数缺乏基本劳动保护的风钻工人,面临着尘肺病的威胁。从2007年开始,张家界的工人陆续病发,到现在,已有三人病亡,二十余人无奈返乡。

  在和政府部门及用人单位的多次交涉之后,工人们仅仅得到依照“法律框架”解决问题的答复。

  所谓“法律框架”,是指在有确切劳动关系的前提下,工人进入职业病防治院进行诊断、鉴定,随后按工伤认定、索赔程序,向用人单位追偿。而这119名风钻工中,都没有和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其中仅有33人有社会保险参保记录,10人有其他劳资关系证据,其余的70余人,均没有任何有效证据。因为劳动关系的缺失,他们甚至走不进法律维权的第一道门槛——职业病诊断和鉴定。

  2009年底,在“大学生关注尘肺病调查小组”等社会组织和多家媒体的推动下,张家界的工人终于走进了公众的视线。

  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机构的六名社会学教授联名致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保部),呼吁还建筑工人一份劳动合同,给劳动者一份尊严。人保部亦召开会议讨论深圳尘肺工人维权事件。工人们户籍地的官员——湖南桑植县副县长王军、桑植县信访办、法制办等多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来到深圳,表示将助力工友维权。

  一时间,“深圳尘肺门”沸沸扬扬。随后,深圳市政府安排119个工人进行了身体检查(非职业病诊断),并开启仲裁“绿色通道”以尽快确认工人的劳动关系。

  临近春节,深圳市民政局为这批维权农民工每人发放1000元过节费,并安排了两辆大巴车,将其送回湖南张家界市桑植县老家过年。承诺元宵节后再继续协商解决相关赔偿和治疗问题。

  在这119名维权工人中,已有70多名工友进入了职业病诊断程序,20名工人被确诊为职业病。其中,有14名工人有工伤保险,深圳市社保部门已根据相关规定对其作出赔偿,赔偿金额共计200多万元。

  至此,“尘肺门”似乎已有一较为圆满的结局——而那6名没有工伤保险的工人,和29名还未能进行职业病诊断的工人,则逐渐被人们遗忘。

  向杰便是他们中的一员。因为没有工伤保险,即使被确认为尘肺病,他们也无法得到及时的赔付,只能向用人单位追偿。而此时,用人单位均对仲裁结果表示异议,提起上诉。让向杰最为担心的程序之战开始了。向杰手中的证据,仅是2001年的一个工作牌,在类似的仲裁程序中,其效力均被仲裁庭否定。

  即使仲裁机关确认了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可能质疑其职业病诊断结果,从而开启职业病鉴定程序,接着再以职业病鉴定结论申请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最后方能向用人单位追偿。如果对用人单位的赔偿标准不满意,又需要劳动仲裁,可能启动民事一审、二审,若用人单位恶意抵赖,还可能再启动强制程序。

  “到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死了。他们什么都不用赔了。”向杰对自己的前景十分悲观。

  而他的另外29个工友,因为缺乏有效证据,劳动关系的认定均被仲裁机关驳回。向杰介绍,这批工人,多为90年代就来深圳打工的老工人,体检结果均令人担忧。“其中有三个的胸片上都出现了大阴影,保守估计,也会有一大半是尘肺病。”

  剩下的这批工人,在元宵节后再次来到深圳,前后三次前往深圳市政府,要求继续协商赔偿问题,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再等等”。

  向杰担心,最后的三十几个人,就被这样“不了了之”了。“我们在深圳,不是病死,就是饿死。”■ 

  评论这张
 
阅读(9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