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尘肺门事件

还建筑工人一份劳动合同,给劳动者一份尊严

 
 
 

日志

 
 
关于我

大学生尘肺病调查小组由来自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师生组成,长期关注建筑工人的生存和权益状况,尤其关注建筑行业的尘肺病工人,深入工地开展了大量的调研和服务活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微薄的力量,呼唤政府、企业和全社会去关注建筑工人,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的用工关系,用实际行动善待那些为城市的建设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建筑工人。

网易考拉推荐

云南网:开胸验肺,看到的是谁丧失了良心?  

2009-12-29 18:06:04|  分类: 深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肺门”事件终于越闹越大了!这是我所乐于见到的。因为,如果没有了众多和众多媒体的狂轰滥炸以及来自民间的众志成城,我很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事件会成为又一个法律失陷之下的“不了了之”。

而综观这几天来各方的种种表现,用“冷漠无情”一词来形容应该不为过。在一百多位身患尘肺病的农民工面前,深圳有关部门制造的阴影绝不亚于农民工肺部所患的重病。在这连绵了半个月的时光里,依然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定论,甚至连一个行政层面上的有价值的表态都没有。而整个过程中的争执与讨价还价,竟如街头小贩的做派一般令人恶心欲呕。

我只想问:这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戏剧,是谁的丑陋嘴脸在展露了无遗?

虽然事情才发生了十多天,但是因为了张海超的“开胸验肺”在前,无数的、可能患有尘肺病的“炮工”在后,所以,人们对深圳当局处理此事的态度尤为关注。不出所料,令人大失所望并深感忧虑的是,深圳冷若冰霜的表态,一开始就与人们的期望相去甚远。

为了便于各位客官明白这一忧虑并非无中生有杞人忧天,因此,某且在此录下一些史实。既是史实,那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已经发生,更因为这些事情是铁的事实。

2004年5月,浙江。11名在温州市龙湾区一矿石研磨厂打工的重庆籍民工全部被诊断为矽肺病。在一系列漫长的诉讼和仲裁后,时间过去了5年,其中有5名农民工在等待赔偿中悲惨地死去,剩下的6人,如今也正在日渐恶化的病情中生命垂危,巴望着那杳无天日的赔偿。而这一天,他们也许永远也等不到了。

2006年初,卫生部官员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上透露:我国现有1600万家企业存在着有毒有害的作业场所,受不同程度危害的职工总数有2亿人。最近的数字是,那些不良企业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变本加厉,没有几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些说明了什么?

其一,国家《职业病防治法》中关于企业要“给身患职业病的职工出具相关证明材料”的规定导致农民工一旦身患职业病,根本无法从厂方那里拿到相关证明。这种“自证其罪”的规定实在令人啼笑皆非。在金钱和切身利益面前,靠企业的良心去和法律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此次深圳的“尘肺门”事件,无良的企业甚至连用工的事实都矢口否认,连最后的一块遮羞布都给扯下了。

其二,冗长繁缛的诉讼过程导致身患职业病的农民工维权难上青天。残酷的现实是:漫长的维权道路往往令农民工望而却步。比如我国的工伤维权,其程序之绵长,已成社会的一大诟病。有人计算,如果将工伤认定程序的三个阶段——申请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工伤待遇索赔一一做完,平均要十六个月。这一过程的繁缛和纠结,绝非一个农民工所能承受。而此次“尘肺门”事件涉及的尘肺病,其过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就带来问题了。维权的法律,到了实操的层面,竟如一幅挂在墙上的画图,中看而不实用。所以,立法的不公平导致最大的不公平,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本该破解却难以破解的案件。可以预见的是,“尘肺门”事件势必绵延许久。它体现的是法律的偏私和狭隘。在这里,法律只为少数的强势者说话,丧失了调节社会公平的基本功能,社会各阶层在同一条件下展开平等博弈成为了空话。

这会造成另一种恶果,即在违法成本极低的现实条件下,企业会麻木不仁,成为压榨雇工的不良机器。因为,在“耒阳事件”后人们没有看到相关的企业受到惩罚,这实际上是在反向激励了更多企业的违法,导致伤害农民工权益的行为变本加厉以至于积重难返。

在不良资本作恶到了如此程度的今天,深圳有关部门的做法让我们不得不产生怀疑:是谁在放任自流甚至助纣为虐?

现实的残酷和制度的无情,带来的是农民工的心灰意冷。所以才会有“开胸验肺”这样在法治社会中令人匪夷所思的可笑事件。这是法治社会的弥天笑话,是对法治制度的一次极度冷嘲。

“开胸验肺”的悲壮只成就了张海超一人,这是他的幸运还是整个社会的悲剧?在由张海超引爆的职业病维权地震中,看够了各职能部门的虚与委蛇,人们不得不产生一种悲观的预感:“开胸验肺”会否成为另一个“自焚拒拆”和“跳楼讨薪”的孪生兄弟?从而成为中国农民工维权的一种畸形而可怕的常态?

此次深圳一百多名农民工集中演绎的“尘肺门”事件,是对潜伏在问题深处的制度的一次棒喝。而之前的张海超“开胸验肺”,应该只是一场无奈的控辩。张以生命作为代价,用悲怆的方式,试图揭去暗藏在人们良心深处的麻木和不仁,也拷问着制度和法律的失陷。几个月过去,余音未了,可是某些人已经木然。

面对一大群吁请“开胸验肺”的农民工兄弟,如果我们依然借助着法律的失陷和不周,任由无良企业继续肆虐作恶。那么,在外表看来光彩夺目的繁荣背后,就是鲜血淋漓而躁动不安的良心。

所以,在“尘肺门”事件上,无论法律的道路有多长,政府的关怀和道义必须及时到来。

我只想问问深圳:三十年来,你曾经是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先行者,而今天,在“尘肺门”面前,你还是那个原来的深圳吗?

请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作者:白墨(贵州法制网)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