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圳尘肺门事件

还建筑工人一份劳动合同,给劳动者一份尊严

 
 
 

日志

 
 
关于我

大学生尘肺病调查小组由来自北大、清华等高校的师生组成,长期关注建筑工人的生存和权益状况,尤其关注建筑行业的尘肺病工人,深入工地开展了大量的调研和服务活动。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微薄的力量,呼唤政府、企业和全社会去关注建筑工人,改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构建和谐的用工关系,用实际行动善待那些为城市的建设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建筑工人。

网易考拉推荐

漫漫维权路,工人终于倒下  

2009-11-09 01:40:17|  分类: 媒体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权过程中,一患者突然病危(组图)

2009-08-14 08:59:00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长沙) 跟贴 1 手机看新闻

 

  耒阳一百余名疑似尘肺病民工仍在深圳用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来挽回劳动者最后的尊严。谁都知道这种病是无法治愈的,我们会随着肺部结石的不断增加而慢慢窒息而死,所以我们不但要依法为自己讨回公道,更愿意以我们无可挽回的正在消逝的生命,为那些像我们一样的工人兄弟改善劳动环境,争取依法应得的劳动保护待遇。

  ——耒阳籍风钻民工徐新生(摘自他发给本报记者的邮件)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周喜丰 实习生戴高远

  从今年5月底到6月上旬,先后有170余名曾经在深圳干过风钻工的耒阳籍民工来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检查,90余人查出肺部阴影(本报曾多次予以报道)。

  自5月底以来,上百名疑患尘肺病的耒阳籍风钻民工在深圳维权已有两个半月。记者昨日获悉,一名患者在维权过程中突然病危,至昨日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此外,近日患者徐志辉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深圳市罗湖区卫生局告上了法庭,他曾经工作过的深圳市洪坤爆破工程有限公司被列为第三人。

  责任重于泰山,而非轻于鸿毛。我希望能以这场官司让全社会的人都知道,防治尘肺病这样的职业病,政府是负有监管责任的。徐志辉说。

  730日,上百名耒阳籍在深务工风钻病人因不满深圳方面当时提出的每人3万元的人道补偿方案,曾到深圳市人民政府集体上访。《中国青年报》报道称,当日下午,深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翟忠泰对尘肺病患者代表徐志辉等承诺:只要尘肺病患者能够提供有关部分证据,深圳市劳动部门通过绿色通道特事特办,都予以确认劳动关系

  徐志辉告诉记者,在获得深圳方面特事特办的承诺之后,又有不少民工返回耒阳家中,翻箱倒柜,寻找能够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在被告知有17人能够确定劳动关系之后,又有14人提供了相关依据。比如,刘丙成从家中翻出了一张在和利公司上班时办的暂住证,王春龙、李万美、刘新成、曾祥付等人找出了在工地上作业时的爆破证件。

  这些证件能否认定劳动关系,至今未获明确答复。

  84日下午,深圳市工作组成员与耒阳市政府工作小组一同前往患者临时住处,传达了深圳市政府对患病民工的处置方案:有劳务关系的按法律程序申请劳动仲裁;确认不了劳务关系的按期尘肺病和死亡人员每人7万元、期尘肺病每人10万元、期尘肺病每人13万元的标准,一次性支付给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家属。

  目前,患病民工最为关注的是劳动关系能否认定的问题。徐志辉说,对于这一补偿方式,双方尚未达成一致。

  据介绍,由于730日冒雨上访,部分患者患上了感冒,多人高烧不退。发烧是尘肺病患者较为常见的症状。

  在长达两个半月的维权历程,很多民工已经出现生活费用完的情况,无法缴纳住宿费用,甚至出现断粮现象。为支持这些工人继续维护自己的权益,已经负债累累的老家亲人不得不再次举债给深圳维权的他们寄来生活费。

  52岁的徐泽志是导子乡双喜村12组人,也是此次来深圳维权的耒阳籍农民工之一。618日,他第二次检查,查出肺部阴影。从6月份起,徐泽志开始咳嗽。徐的妻子说,三个月来,徐泽志暴瘦25斤。

  810日晚,徐泽志出现呼吸微弱的情况,同乡们只好拨打了120,将他送往深圳市职防院。811日凌晨1点,徐泽志病情持续恶化,无法进行正常呼吸,被转往深圳市二医院。深圳市二医院专家立即展开抢救。由于徐泽志口鼻已无法进行呼吸,医生采取直接把输氧管插入病人肺部进行输氧,以延续病人生命。上午10时,市二医院给徐泽志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

  事后,在耒阳工作组多次要求下,深圳职防院同意另外两名病重的民工送往职防院观察治疗。直至昨日,徐泽志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85日,徐志辉一纸诉状,将罗湖区卫生局告上了法庭。徐将其曾经工作过的深圳市洪坤爆破工程有限公司列为第三人。

  在诉状中,徐志辉称自己于19923月起,在深圳市洪坤爆破工程有限公司处工作,从事井下风钻、孔桩爆破等劳动,属于因接触粉尘等有害物质易引发职业病类工种。然而长期以来,原告工作环境极其恶劣,无任何粉尘危害防护设施,也从未进行过职业病危害检测。

  他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被告深圳市罗湖区卫生局是法定的职业病防治工作主责单位,依法负有监督、检查和管理职业病防治工作及职业病危害检测、评价活动的法定职责。然而被告却怠于履行监管职责,未对第三人的工作环境、职业病防护措施等进行卫生审查,也未对职业病防治工作及职业病危害检测、评价进行监督检查,致使原告在长期工作中从未得到任何职业病防治设施、设备保护,一直处于极其恶劣的工作环境当中。原告的病情与被告不履行法定的行政监管职责,严重不作为有直接因果联系。

  徐志辉诉求法院判决被告未依法履行职业病防治的监督管理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违法;责令被告履行职业病防治的监督管理职责,依法对第三人进行行政处罚。

  徐的代理人、广东闻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罗延飞告诉记者,810日,他已收到罗湖区人民法院的案件受理通知书,并当天缴纳了50元的诉讼费。

  罗湖区卫生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说,徐志辉的诉状经法院通知已经收到,卫生局正准备应诉,将有具体的部门负责,目前不方便发表意见。

  [专家访谈]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认为,深圳市政府在法律框架、人道关怀思想指导下的处理方式,考虑到农民工为深圳做出的贡献以及那些病人目前的艰难处境,在法外给予其人道补偿金,这体现了体恤弱势群体的精神。

  但在他看来,这种人道关怀掩盖不了事情的本质,即政府本来就应对外来务工人员负有的法律责任和政治责任。

  政府要保护所有人的合法权利,深圳政府不仅仅是保护有深圳户口的人的政府。于建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尘肺病防治条例》明文规定,各级政府应负责对尘肺病防治工作的领导,具体由卫生行政部门、劳动部门和工会组织分工协作互相配合。因此,虽然导致耒阳民工患病的直接责任人是用人单位,但深圳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也并非仅是居中调停的第三方,而应该对监管不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农民工为什么没有劳动合同?相关部门到底有没有管?于建嵘认为,对于对弱势的农民工,举证责任应该倒置,如果用人单位不能提供相反证明,那么在农民工提供工作证或者证人证言时,应该认定劳动关系。

  赔偿不是恩赐,是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于建嵘认为,农民工同工而不能同权利、同福利,违反公民平等享有权利的宪法原则。农民工未能享受到平等的社会公共福利,是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当然,我还是希望并相信通过双方的进一步协商,耒阳患病农民工可以拿到更多的赔偿。相关部门应尽快行动起来,切实履行对农民工群体的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